您的位置:主页 > 行情资讯 >

2年亏掉上市19年净利,江阴龙头企业在中植系“兜底”后走向何方

在转型进级中陷入逆境的传统制造企业为数不少,钢绳行业隐形冠军法尔胜堪称一个颇具代表性的样本。

1999年上市的法尔胜,是中国第一座悬索桥虎门大桥、“世纪工程”港珠澳大桥的缆索用钢丝绳供给商。由于掌握中国“基建狂魔”时代的风口,其收入百尺竿头,2007年到达巅峰。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等因素影响下,法尔胜业绩一落千丈,2010-2016年持续7年中录得6次扣非净利润吃亏,面对极大的策划压力。

此时,中植系现身。其控股股东泓昇团体先以6亿元从中植系手中收购摩山保理90%股权,再以10.8亿元的对价将其转卖给法尔胜,不只欲乘新金融之风,一举改变法尔胜的策划颓势,还“低买高卖”收获净利4.8亿元。跨界转型计谋下,法尔胜将盈利本领下降的金属成品主业子公司慢慢剥离至泓昇团体,曲线完成“资产置换”。

摩山保理股权交割的2016年,法尔胜净利润劲增2456.84%,打破亿元。然而好景不长,跟着P2P等金融风险发作,摩山保理业绩2018年快速变脸,业绩理睬期刚过的2019年,更遭遇“罗静承兴系公司造假融资”的黑天鹅,1-10月净利润跌至-63556.16万元。由此拖累法尔胜2019年净利润大概吃亏4.6-6.9亿元。持续两年巨亏,相当于法尔胜此前19年的净利润总和子虚乌有。而由于剥离资产,法尔胜原主营业务净利润2019年上半年仅560.12万元,难以填充这一大坑。

为了自救,法尔胜将摩山保理回售给中植系,其自身也再次陷入业绩不振的紧张状态中。落井下石的是,泓昇团体旗下亦无盈利本领强大的资产可以注入,第二大股东中植系深陷“会合退货潮”自顾不暇,法尔胜如何扭转困局,仍是困难。

来历:新财产(ID:newfortune)作者:姬婧瑛

2019年7月,金融业最大的一只黑天鹅,莫过于“商界木兰”罗静被爆以巨额“应收账款”造假融资。其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——承兴国际控股(02662.HK)和博信股份(600083)同步通告,罗静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。这一事件中,诺亚财产(NOAH.NYSE)、云南信托、湘财证券等机构纷纷“踩雷”,上市公司法尔胜(000890)更因旗下上海摩山贸易保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摩山保理”)深陷承兴系相关29亿元的债务深陷泥淖,引爆商誉大雷。

2020年2月3日,法尔胜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,净利润吃亏4.6-6.9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216.74%-375.11%。这是法尔胜继2018年吃亏1.45亿元后的第二次吃亏。

法尔胜业绩大幅下滑,主要源于全额计提2016年向中植系收购摩山保理形成的商誉余额8283.4万元,同时对摩山保理相关应收保理款与利钱计提相应减值筹备约3.6亿元。

2月4日晚间,法尔胜又连发42份通告,拟将其持有的摩山保理100%股权,以4.03亿元的对价,转让给中植系节制的深圳汇金创展贸易保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汇金创展”)。

来自于中植系的摩山保理,在法尔胜旗下3年半后,又将回到中植系手中。一切好像回到了原点。然而,经此成本运作,法尔胜早已换了天地,原有的主营业务金属成品险些被剥离殆尽。法尔胜1999年上市至2017年,19年实现净利润合计8.47亿元,而其近两年吃亏险些与此相若,其股价更是较2016年3月下跌60.18%,实控人周建松家属持股市值大幅缩水。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资产并购生意业务。

追溯可见,以2008年为节点,法尔胜的汗青被清晰地分别为上升期与下滑期,曾经的细分行业龙头业绩下滑的故事里,写的不外是危与机相伏相倚的原理。

01

崛起:“基建狂魔”时代受益者,2007年收入达致顶峰

要领略法尔胜收购与退出摩山保理的逻辑,需要相识其成长配景。归纳综合地讲,作为钢绳细分规模隐形冠军的法尔胜,主营业务经验了从出产麻绳到出产钢绳,再到出产光绳的三级跳,企业局限也从出产相助社一跃成为行业龙头。

法尔胜堪称中国进入“基建狂魔”时代的受益者。其快速崛起,正乘上了海内钢绳行业起飞的春风。陪伴经济成长,修建、石油开采、航空汽车哄骗、桥梁缆索、矿山开采运输、口岸船埠起吊、电梯等规模都需要大量的钢绳,由此,国产钢丝绳量质齐升,部门产物实现入口替代。从1991到2001年,中国钢绳入口量由12万吨降至2万吨阁下,国产钢绳总产量由29万吨上升至55.5万吨。